Wikia

香港民風大典

淚彈浮城

3,204個條目
在本站
增加新頁面
討論頁0 分享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淚彈浮城》,由約一百人合製而成的作品,反映最新一代香港人的心聲,同時也表達台灣和日本對香港的支持。原歌曲為 《Dystopia Zipangu》 (日文假名:《ディストピア・ジパング》,中文直譯是《反烏托邦・Zipangu》,當中的「Zipangu」是中世、近世歐洲地圖裏日本的名字),描述失落的一代的心聲。他們出生就聽着父母輩不時懷緬過去的美好,慨嘆今非昔比,然而父母輩的成功,是在當年高增長期內所獲得的,並不是此時的環境。

時代背景 編輯

 參考:政治腐敗

香港有類同日本「失落世代」的現象,同時經歷類似西藏十七條的帝國主義殖民。

香港在八十年代至一九九七年經歷經濟泡沫,炒風熾熱,甚麼也能炒,大人有大人炒,小孩有小孩炒,樓價通天,與日本不同,經過幾次經濟禍害後,香港人沒有得到教訓,沒有收斂,也無法收斂,中共因要控制香港而收買香港權貴,受收買的權貴聯同原本忠於中共的勢力得以掌控香港政府,維持高昂樓價。大陸權貴為了規避大陸不安全的環境,恃著中共掌控的香港政府和上層社會,把金錢流入香港,使樓價瘋狂炒起。

隨著社會變化,人口老化,少子化,華人觀念普遍把樓宇當作金錢儲油庫,因著養老和過安穩生活的慾念,使得年長一輩往往與權貴利益變得一致。有著養老和過安穩生活強烈慾念的人甚至支持任何能達成他們慾念的權貴和當權者,不論那些權貴和當權者做任何事。

老人佔著高位不走,上層人士做甚麼行業往往只因他們的上層父母做甚麼行業,集團老闆的子女也是集團老闆,藝人名星的子女也是藝人並出道就做主角,社會充斥著二世祖、三世祖,年年都有名校貴族化,學費變得昂貴,學位變成世襲,社會流動性越見停滯。

高昴的樓價和租金扼殺所有實業。辦公室、店舖、住宅和倉庫都一樣要租金。租金使人力成本和生活成本都瘋狂上升。要買一間居所,要借三十年的債去買三十層樓的十六份之一層,年輕人甚至儲蓄兩三世的薪金也負擔不起借錢購買自己的居所。大陸旅行團和自由行使得商舖兩倍甚至三倍地加租也依然有商人會租。房地產成為回報最好而最簡單又風險最低的投資標的。所有資金不是流進金融,就是流進房地產,所有新產業都無法發展,年輕人各種的職業夢想被樓價和租金扼殺。

香港社會走向M型社會,中產向下流,階級變得世襲。能讀到大學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但大學生的就業待遇越來越差,理科、工科和文科都缺少職業能學以致用,向上流動的階梯斷裂。

香港人不但沒有辦法透過政治機制拯救經濟,而且政治變得越來越壞也使經濟變得越來越壞。

九七年後懂事的世代沒有經歷過九七前政治清明的世界,一生就見到當權者權力不受約束,不斷擴大,心不在香港,受邪惡腐敗的境外政權操控,為邪惡腐敗的境外政權做盡一切損害香港和不義的事,有影響力的人不是勾結當權者甘願成為中共這個境外政權的傀儡就是畏縮不走出來。

親中共政黨所吸納的盡是無心參政的權貴和不學無術的二世祖、三世祖,不識政治和歷史,不會議政,不反映苦困弱勢者的聲音,不致力於解決社會問題。親中共政黨所吸納的人能力不濟,又無知,說的話常成為笑柄。親中共政黨的成員常扭曲詞語的解釋。香港政府最新一任最高首長上任後大量提攜和安插他的支持者進入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他們的無理言論和歪理常激起民憤。

與日本不同,這些受中共操縱的親中共官員和議員雖然時常犯錯,但總是不道歉,就算被揭發貪污或瀆職,就算引發牽連大波要下台,也只會是借故下台。九七年後香港第一任最高首長更改公務員制度,集中權力在他身上,他把新制度稱為問責制,但他本身就既不交代做了的重要政策更動,又不讓自己委任的犯了缺失的高官下台,直到他自己犯了缺失時又不下台,沒有任何懲罰,並稱那樣是負責任,整個制度沒有建立。最後民怨暴發,以後他和其他高官才以各種其他理由下台。

往後十幾年,公務員制度以外的各種公職人員機關換來了大量受中共操縱的本地權貴二世祖和大陸的官員富豪第二代,二百個機關變成只得一把聲音。

政治制度不斷受到中共和中共支持者破壞。

九七年後成長的世代懂事以來就面對五十年大限,見到的是經濟上的不公、政治上的不公,社會走向腐敗,處處受到制肘,親近權力而無良的人和只要接到命令就不理良知的人控制著政府,中共在背後決定著一切,阻擋著光明。人性的黑暗面不斷擴散,大陸不斷侵蝕香港,龐然大物的中共國隨時都想吞食香港。

在九七前,受中共收買的權貴聯同原本忠於中共的勢力掌握香港憲法的訂立過程。本來,憲制文件是設計者基於對那裡的心意和感情寫出美好制度和社會的方向。

影片 編輯

【香港82人が替え歌】ディストピア.ティアガス【雨傘運動】07:10

【香港82人が替え歌】ディストピア.ティアガス【雨傘運動】

歌詞 編輯

《淚城彈雨》

原曲:《ディストピア・ジパング》https://youtu.be/3ntqC_E5nsk


企劃:クリス∀シロ、はね
塡詞:黑白兔、小玥、內木一郎
主唱:クリス∀シロ、はね、希xKaC、草月夕、親知らず 等
塡詞:黑白兔、小玥、內木一郎
參加者名單:http://goo.gl/mOLMda

作曲、編曲:cosMo(暴走P)
(日文)詞:cosMo(暴走P)  原唱:Gumi

一出生 經已困黑影
未來像 跌進這宿命 怎可拼?
曾有過串串激情
馴服後 不知不覺 化於泡~影     〔泡讀炮〕
即 使 可閉眼掩睛
夢兒亦 剎那間死寂 似染病     〔病讀並〕
城市處處凋零
迷和茫 充斥街與徑

頃刻之間咽腔乾涸     〔咽讀煙,涸讀確〕
如濃鏹 突然入侵肺膜     〔膜讀莫〕
眼眶彷彿遭割
靈魂也 像無助的散落

聽說這裏過往 也會看見遠空闊壯
聽說這裏過往有 漁船悠悠靠岸
假使~舊時代 被強搶     〔強讀鏹〕
放眼看 此際有 何~模樣?

愛與夢遭摒~棄     〔摒讀丙〕
從迷城盪世中 找 出我跟你
無言裏叫喊希冀
浮沉泥沼中追結尾
淚與痛劃出憶~記
從狂城亂馬間 翻 湧過空氣
仍祈盼會找到
從浮城苟生的哲理     〔苟讀狗〕

當天的 紫醉與金輝
原來是 建構於今日 的污穢
求買到半秒金迷
誰人受 魔鬼之約 上演血祭
金紫荊 妖冶與不軌     〔冶讀野〕
令時代 憲制都出賣 給妖翳     〔翳讀ai3〕
迷信那哄誘謊言
求浮華 甘心當隻蟻

只知將新生譏笑
還沉醉 舊時代的那悶調
對此刻不懂得開竅
如鴕鳥 未曾望眞惡兆

再說過往~老輩振翅數百數千次
再說過往那壯志 仍 毫無意義
可 否~ 迎着 下輩子
對這剎 的退化 留神凝視

愛與夢遭摒~棄     〔摒讀丙〕
從迷城盪世中 找 出我跟你
曾瞞騙過我心理
人如狼煙之中嗍氣     〔嗍讀索〕
淚與痛劃出憶~記
從狂城亂馬間 只 可見兵器
仍行過百千里
茫茫然踩穿這鐵履     〔履讀李〕

縱已太飢困 隨時辰浮游世塵
雖則早知應死心 滿街彈殼 劃過鞋印

耗涸信仰~ 也擱置~百怨千忿     〔涸讀確〕
卻記掛我也愛過 人難遺忘責任
假使只~ 疲乏 踏着步抗爭
不 要 殘留遺憾

就算你亦繼續皺眉
從迷城盪世中 請 跟我一起
如難再抱有希冀
仍然同心高擧兩臂
就算我未勉勵到誰
仍同流淚中彈 知 悉你心理
浮城裏盼跟你
同行攜手編寫這地故事結尾
哪怕亂世盡背離
浮城來日最終也要死
亦要 伴 你~~~~~

滾動字幕 編輯

8月31日
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普選框架定下三道「閘門」。

9月7日
為表達對「民主派人士被排拒於侯選名單之外」的抗議,香港民主派學生團體——學聯,呼籲學界從22日起展開為期一週的罷課行動,壓使香港政府及中國政府讓步。

9月22日
大學及大專學生開始為期一週之罷課行動。全港24間大專院校響應,逾8,000名學生前往香港中文大學百萬大道參與;全日集會人數約1萬5千人。
 
9月23日
學聯於政總旁的添馬公園展開為期四天的靜坐行動。108名民主派學者以政治改革、自由、道德等為題展開「民主講堂」授課。

9月25日
晚上9時半,學聯發起「緝拿梁振英」活動,與一眾學生及市民前往禮賓府要求對話。合共約4000人參與是次活動。

9月26日
學民思潮發起中學生罷課,其約1200名中學生響應,連同放學後加人的學生,總人數達3000人。
同日晚上10時半,集會人士在學民思潮的呼籲下「重奪」公民廣場;其後警方到場將闖入人士制服,期間曾亮出警棍並首次使用胡椒噴霧。
 
9月27日
集會人士通宵留守添美道;
凌晨約12時40分,警方調動大批警員到場「清場」。
凌晨約1時20分,警方使用胡椒噴霧,有中學生被射中。
凌晨3時許,防暴警察到場增援。
清晨5時許,警方運送裝備到現場,同時部分警察換成防暴裝備。
早上7時許,再有防暴警察增援。片刻,警方展示紅旗,與集會人士發生衝突,警方使用胡椒噴霧。
下午約1時20分,警方宣佈「清場」,並開始逐一抬走廣場內集會人士。
下午約3時15分,大會宣佈將於晚上8時在公民廣場外舉行集會,呼籲市民到場。約15分鐘後,警察封鎖添美道。
晚上7時,警方宣佈集會為「非法」。約15分鐘後,海富中心天橋、中信天橋及添馬公園被警察封鎖。接近8時,警方於統一中心天橋展示紅旗。
晚上約9時50分,警方於中信天橋近統一中心一度展示紅旗。
晚上10時,為配合警務行動,地鐵金鐘站A出口(海富中心)關閉。約5分鐘後,市民於海富天橋與警察對峙,警方展示黃旗。
晚上約11時10分,警方於統一天橋展示紅旗。
9月26日晚至9月27日共74人被捕。

9月28日
凌晨約1時40分,預定10月1日舉行的佔領中環行動提前啟動。
下午約1時30分,警方稱是次集會為「非法」,將進行「清場」及拘捕行動。另宣佈實施封鎖措施:影響包括添華路、龍匯道、添美道、夏慤道、演藝道、 龍華道。
下午約2時40分,示威者於海富中心附近與警方推撞,警方出示黃旗。
下午約3時30分,政府召開記招回應「佔中」行動。
下午約3時55分,海富道、夏愨道警察相繼展示紅旗。
下午約4時05分,海富中心外出警察施放胡椒噴霧。
下午約4時20分,海富道、龍匯道、演藝道、告士打道、金鐘道、紅棉道、海富中心對出干諾道中地段以及夏愨道被市民佔領。中環所有東行線接近癱瘓。
下午約4時55分,夏愨道警察施放胡椒噴霧;防暴警察亮出警棍,有防暴警察背上黃色盒大支裝胡椒噴霧。
下午約5時20分,防暴警察手持長盾到添美道近夏愨道增援。
下午6時,警方在金鐘道突然展示黑底白字的「警告催淚煙」橫額,隨即施放多枚催淚彈;夏愨道及干諾道中警察在未有警示之下開始使用催淚彈。約5分鐘後,干諾道中警察第三次使用催淚彈。金鐘道防暴警帶備警棍追打及驅趕示威者。
下午6時半,大台宣布無限期罷課;其後職工盟發起罷工。
晚上7時,夏愨道警察再次使用催淚彈。
晚上7時20分,港鐵為配合警方,宣布荃灣線及港島線所有列車均不停金鐘站。
凌晨12時,警方在夏愨道與干諾道中再發放多枚催淚彈。
警方在9月28日於九個不同地點共使用了87枚催淚彈來驅散示威者。

9月29日
凌晨,市民先後在銅鑼灣和旺角建立新據點,並進駐物資站及醫療站。銅鑼灣示威區位於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旺角示威區則位於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

上午,教育局宣佈灣仔區及中西區的中小學及幼稚園停課。

下午,旺角佔領範圍伸延至旺角道、西洋菜街、砵蘭街等,彌敦道南北行6條行車線全被佔領,路經巴士線要取消或改道。

同日,香港八間大專院校舉辦罷課集會,合共最少6000人參加校內集會。

入夜後,在金鐘、灣仔、銅鑼灣及旺角參與佔中人數增加至6萬人。

至9月30日凌晨已佔據多條主要幹道,包括畢打街、德輔道、干諾道中、金鐘道、軒尼詩道、怡和街。

警員和警車數目明顯減少

9月30日
早上,留守金鐘、中環、銅鑼灣及旺角等地的人數減少。
下午,金鐘政府總部至夏慤道的集會人數開始回升。

英國傳媒稱這場民主運動為「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 )

10月1日
凌晨,超過100名示威者在尖沙咀海防道與廣東道交界的中港城外佔據馬路。300名示威者到灣仔金紫荊廣場外集結

同日,學聯要求行政長官梁振英在10月2日晚前下台,否則會將佔領行動升級,包括圍堵政府重要部門。

國慶煙花匯演取消。

10月2日
凌晨12時30分,學民思潮和學聯等約1000名社運人士,到添華道特首辦外靜坐,高呼梁振英下台。

下午4時許,集會人士應警方要求開路讓一輛救護車駛入,然兩架警車欲尾隨進入。數十名集會人士以身截擋警車,要求警方交待警車執行甚麼職務。警方最初解釋是換班及運送物資,雙方對峙並發生推撞。

警方在交涉後退駛兩架警車回龍和道行車線。警車駛回龍和道後,警員將大量盾牌、胡椒噴霧、橡膠子彈等運入特首辦內,示威者更為憤怒。

晚上8時許,特首辦外有示威者突然衝出龍和道,意圖架起鐵馬封鎖兩邊行車線,被其他集會人士阻止。

晚上9時,學聯向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表示
「(1)梁振英失信於民,已無管治威信;
 (2)學生和政府的對話,政改是唯一議題;
 (3)確立平等權利,實行真普選、真民主;
 (4)在一國兩制框架下,香港問題,香港解決;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晚上約11時10分,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及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結伴到特首辦外見學生,呼籲示威者冷靜,勿引發衝突,以免前功盡廢,贏得學生熱烈掌聲。

晚上11時半,特首梁振英與林鄭月娥會見傳媒,回應學聯公開信。梁振英促請學生慎重行事,不要跨越警方警界線發生衝突,並表示不會辭任。

10月3日
上午約8時05分,警方兩次要求在龍和道聚集的示威者開路,讓運送早餐及清水的貨車進入,示威者基於不信任而拒絕。

下午2時開始,大批反佔中人士到旺角四齣挑釁指罵和推撞,不斷拆毀在場的帳篷及路障,並追打集會人士,更不時向集會人士和在場記者擲雜物。有集會人士被打傷至頭部流血;銅鑼灣示威者亦遭到被數十名戴上口罩的反佔中青年攻擊,有女性被反佔中人士非禮。

事件中警方並無拘捕任何人或施放胡椒噴霧。

集會人士批評警方並未有效地阻止反佔中人士的暴行,漠視市民安全,助長暴力。

晚上9時50分,學聯宣佈中斷與政府對話,認為政府與警方「縱容黑社會與『愛』字頭暴力襲擊和平佔領者,無理打壓佔領運動,與民為敵,自斷對話之路,後果自負。」


10月4日
凌晨約1時20分,一群便裝警員突然衝向中信天橋上支持佔中的示威者,雙方退到中信大廈和政總交界後發生推撞,多位警員拿出伸縮警棍指嚇示威者、記者不要靠近。在場巿民高叫警方放低警棍,但警員無任何反應,更一度帶上頭盔衝向示威者。

凌晨2時,警方疑護送一名反佔中男子離開旺角,引起在場集會人士不滿,眾人舉起雙手包圍警方不准該男子離開。期間,警方在毫無警示下向民眾施放胡椒噴霧。

上午9時,約200名反佔中的藍絲帶人士前往金鐘港鐵站,與支持爭取真普選的黃絲帶人士在站內互相指駡。

下午,於旺角及銅鑼灣地區的反佔中人士與集會人士發生衝突,期間部分集會人士被反佔中人士打傷,更有部分反佔中人士對女示威者作出性侵犯、性暴力的騷擾及恐嚇。在場市民目睹警方未有執法,更有放走涉案人士之嫌。

下午,理工大學校長唐偉章、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嶺南大學鄭國漢及教育學院校長張仁良,到達金鐘集會現場,探望學生及視察物資站情況。

同日,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發表聲明,直指警方沒能保護和平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實屬失職,表現「可恥」。

外部連結編輯

更多Wikia社區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