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a

香港民風大典

粤语

3,204個條目
在本站
增加新頁面
討論頁0 Share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模板:Redirect 模板:Redirect2 模板:Infobox Language

檔案:汉语族.png

粵語,又稱白話廣東話粤方言,是一種屬汉藏语系汉语聲調語言。在中國南方的廣東中西部、廣西中南部及香港澳門東南亞的部分國家或地區,以及海外華人社區中廣泛使用。它的名稱來源於中國古代對南方的稱謂「越」或「粵」。由於在語言學分類上,中國学者與西方学者有分歧,故粵語屬於一門方言抑或是一門獨立的語言尚有爭議。[1]

目前全球中,粵語使用人口大約為6.6千萬-1.2億[2],使用地區非常廣泛。粵語不僅在海外華人社區中被廣泛應用,而且支持著以香港文化南粵文化為中心的粤语文化,這使得粵語具有很強的影響力,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有較強生命力的語言之一。

廣州話口音是粵語的公認標準口音。但是隨著近年來大量外來人口的湧入,廣東境內一些原粤语城市甚至出現外來人口多於本地人口的現象(如深圳),與之相伴的是漢語普通話使用人群大增,加上近年来香港粤语流行曲、電視電影對中國大陸粤語使用人群的強勢影響,粤語通俗文化的中心城市事實上已經由廣州遷移到了香港。

香港口語跟廣州口語,發音上也有些微區别,且有部分詞語位置不同,比如廣州人講的「素質」,香港人多説「質素」。由於兩地所處的環境不同,對某些事物有不同的习惯称呼。總括來說,廣州人在香港或是香港人在廣州,基本上溝通沒有問題。

由於粤语的音仄有很多種,「懶音」成為了粤语的一大問題,亦因此粤语被部份人認為是最難學的語言之一。

歷史編輯

粵語的歷史發展,自秦朝時期至現今,已經歷了約2,200年的時間。

秦漢時期編輯

自上古時期,居於嶺南地區的多個原始部族被居於中原地區的華夏族人泛稱為南越族秦始皇南下攻取「百越」後,華夏族人來到嶺南地區,南越族人則逃往山區或更南方的地區,當時的華夏族語言開始傳入嶺南地區。秦朝滅亡後,南海郡尉趙佗兼併桂林郡和象郡稱王,建立了短暫的南越國。在漢朝的頂盛時期,華夏族融合當時周邊多個民族演變成漢族。這一時期是粵語出現雛形的時期。

魏晉南北朝時期編輯

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原地區再次處於長年內戰,北方更首次淪陷到外族手中,以致中原人逃至嶺南地區,嶺南地區漢族人口大量增加,這是中國歷史上中原人口南遷的第一次高峰期。當時中原傳入的漢語與以前形成的古粵語混合,拉近了古粵語和中原漢語的差別。這一時期是粵語的成長時期。

唐宋時期編輯

唐朝頂盛時期,嶺南地區的漢族人口進一步增加,與漢族長期接觸的原住民已被漢化。而在漢族分佈較少的山區,原始部族則繼續保持自己的語言文化。這一階段粵語仍受中原漢語影響,成爲一種既能對應中古漢語發音但有獨立詞彙文法的語言。唐朝滅亡後,燕雲十六州淪陷達四百年之久,宋朝時期,北方更再次淪陷到外族手中,以致中原人逃至嶺南地區,這是中國歷史上中原人口南遷的第二次高峰期,也是最後一次拉近粵語和中原漢語差別的時期。唐宋時期可被視為粵語的定型時期,因此現代粵語仍能對應宋朝《廣韻》的發音,但難以對應元朝或以後的中原漢語發音。

元明清初時期編輯

元朝蒙古人遷都至位於燕雲十六州內的大都(前稱燕京,後改稱北京),並以當地話作為官方語言,當時的中原漢語與中古漢語和粵語的差別在此後不停變大:當時的中原漢語已急劇地向北京官話方向發展,北京官話的入聲迅速消失(即是-p/-t/-k韻尾脫落,如「入日北」三字在中古漢語和現代粵語都帶有不同入聲韻尾),又出現了不屬於「平上去入」傳統四聲輕聲聲調;已經定型的粵語則不受元朝影響而獨立發展。

明朝清朝中期,中原的官話韻尾進一步消失(-m韻尾脫落,現代官話僅存-n/-ng韻尾),取以代之是大量兒化韻(即是添加-r韻尾),又有原是gi-/ki-/hi-發音被完全顎化成ji-/qi-/xi-發音(如「吉其兮」三字在中古漢語和現代粵語帶有g/k/h聲母,在現代官話則被完全顎化成j/q/x聲母);粵語則平穩而緩慢地變成現代粵語,最明顯是不再分辨z/c/s聲母和j/q/x聲母,又把入聲分上中下三種。

清朝中末時期編輯

由於清朝閉關自守,僅留下廣州作為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故相當一部分外國人來到中國後掌握的漢語是粵語而非官話,不少京官為了與外國人經商議事亦常常接觸粵語,使得粵語首次逆向傳播到中原。在這一時期又有大量的粵人遷移到美洲、澳洲和東南亞等各地,粵語開始傳播到世界各地。

近代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粵語作為一種地方語言而受到削弱,在中國大陸「推廣普通話」的運動中,粵語的地位大不如前。粵語受到北方漢語的影響越來越大,以致在中國大陸粵語分佈區的許多年輕的一代不懂得一些專門名詞的粵語讀法。由於國家政策規定,學校都要用普通話進行教學,年輕一代長期在普通話的環境下成長,變成有部分小孩可以說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和外省人溝通,但是廣州話就不太懂,這種情況的出現使得不少以粵語為母語的人士開始產生一種母語危機感,因此中國各地近年來要求保護本土語言文化的呼聲逐漸開始壯大。

主要特點編輯

語音方面編輯

中古全濁聲母平聲字變為相應送氣聲母,仄聲字變為不送氣聲母。

在聲調方面,粵語完整保留了中古漢語中,平、上、去、入各分陰陽的調類格局,而且還從陰入中衍生出一個中入調,是保留古漢語入聲較為完整的語言(唯閩地諸方言保留混合入聲,如閩南語),對於朗誦及研究中國古詩詞等文學作品,起著重要的作用。粵語包含 [-p]、[-t]、[-k]、[-n]、[-m]、[-ŋ](-ng) 六種韻尾;北方漢語在宋代已丟失入聲,到明代丟失 [-m] 韻尾,如今只餘下 [-n] 及 [-ŋ]。粵語沒有北方漢語所具有的捲舌音兒化 /-r/、輕聲等現象(這些北方漢語特徵都是在中古以後發展形成的,粵語並沒有跟隨北方漢語發生這些變化)。

变音編輯

粤语与其他汉语方言在字音的变音上,有极大不同。分成读书音与口语音,民间一般根据组词来变音(例如近(ken),近代(gen))。但大多数的变音都非如其他方言根据字的意思来变音。

辭彙方面編輯

粵語保留有較多古詞古義,措辭古雅。粵語的許多詞語,包括語氣助詞,都可以直接在古漢語的典籍中找到來源。北方官話及普通話這些古詞已被廢棄不用或極少使用。

第一第二人稱「我」、「你」與北方官話無異,但粵音「我」保留了中古漢語的疑母 [ng-]。 第三人稱,則跟吳語一般使用「渠」,繼承東晉南朝的用法,但廣東人自創了「佢」字寫法。 複數人稱上溯至端系的同源形式 [taʔ] 或 [ti](粵語「哋」)。

否定詞屬於南方模式,讀作 IPA [mum ~ ngum],與客家話及閩南話相同,是古代漢語否定詞 b- ~ m- 分化(b- 屬音值的否定詞有「不」、「否」)。香港及廣東人將它寫為「唔」。

粵語常於句末的語氣助詞「忌」(現常常被寫作「嘅」),在《詩經·國風·鄭風·大叔於田》有「叔善射忌,又良御忌」的表述;再如「打甂爐」(吃火鍋),「甂爐」為一種古炊具;「牙煙」(即「崖-{广}-」,意指危險,古文中原意為「懸崖邊的小屋」,其中,「-{广}-」與「-{廣}-」在古代漢語中為不同的字,表不同的意思,前者就是「小屋」之意。懸崖邊的小屋,危險之意。);「濿淅」(現粵語中意為「遇到麻煩」、「麻煩」;來源於古書中形容衣衫盡濕在水中行走的聲音)等詞。古代常用的貨幣量詞是「文錢」,廣州話的貨幣量詞也保存了「文」的叫法(現常常被寫作「蚊」),用法相當普通話的「塊」,同時「銀子」作為錢的代名詞也被保留。

此外,「走」字的本意為「奔跑」(兩腳交互向前迅速躍進),但在普通話中已轉義為「步行」。廣州話當中,「行」就是步行,而「走」保留了古漢語中「奔跑」的意思,此點與另一個保留古義的閩南語一致。又如普通話「吃/喫」,粵語仍然用古老的「食」;普通話用「喝」,粵語仍用古老的「飲」。動詞「來」,粵語會用「蒞」,則「歡迎各位蒞臨這個盛會」的「蒞臨」(發音卻與相反詞「離」相同!)。粵語用「上晝」來表達上午。北方用「臉」,粵語用「面」。

就算並非保存古意,粵語跟北方話仍然會使用不同的字。北方話「粘/黏」,粵語用「黐」。又如調校收音機聲量,北方話用「調」,粵語用「校」;由汽水轉換成咖啡,北方話用「換」,粵語用「轉」。

日常炒菜用的半圓型炊器,古代稱為「釜」,粵語和客家話用「鑊」,北方話用「鍋」,閩語用「鼎」。以「釜、鼎、鑊、鍋」這個詞匯作為方言分類的一個條件,自然有充分的理由。 丁邦新:〈漢語方言史和方言區域史的研究〉,《丁邦新語言學論文集》(北京:商務印書館,1998),頁203-206。

「鑊」(中古漢語:匣鐸合一入宕,-k 入聲字); 「鍋」(中古漢語:見戈合一平果、無入聲)

有些詞匯的不同源於廣東跟北方的地理與衣食住行的差異。比和煮熟的稻米,粵語直接稱為「飯」,但北方話要用「米飯」。因為「飯」在中文代表所有正餐,但廣東的氣候水土及傳統飲食習慣異於北方,廣東人正餐只食稻米,不像北方人還有粟、黍、大麥、小麥、餅與麵作為正餐,所以廣東人直接將「飯」引伸為煮熟的「稻米」。

有些詞字則是在粵語產生了新的意思。比如「素食」,粵語用「齋」,這是來自佛教在齋戒之時進行素食,廣東人則去掉宗教意思直接將「齋」變成「素食」。粵語用「傾偈」代表聊天、閒談,來自僧侶說教「講佛偈」。

隨著中國中央政府推廣普通話的政策和外來人口影響,很多廣州粵語中保留下來的古詞彙慢慢被普通話的詞彙取代,香港粵語的古詞彙保存就相對較好。但近年來隨著香港邁向國際化,不少香港的年輕人對古詞彙的認識已經逐漸減少。(請註明資料出處)

用「差人」(源於中国古代衙差)來表示「警員」。

語法方面編輯

粵語中保留有修飾成分後置倒裝等語法項目。如在人名前加「阿」表示親昵;「公雞」倒置成「雞公」,「乾菜」倒置成「菜乾」(以上閩南語亦有),「羹匙」倒置成「匙羹」等。由於粵語語法中有許多修飾成分倒置現象,因此產生了許多很特殊的句式。例如北方話中「怪不得」;在粵語中作「唔怪之得」或「怪唔得之」。又如北方話中「我先走了」;粵語中為「我走先啦」。這是古漢語特徵的遺留。

粵語口語中語氣助詞(如“啦”“喔”“咩”等)的使用非常頻繁,意義也較重要。豐富的語氣助詞可簡單直接地表達出發言者驚訝,質疑,不屑等語氣。

如比較的用法,粵語是「你高過佢」,而普通話會說“你比他高”。

盡管粵語擁有這些與現代北方漢語不同的部分,但總體上跟北方漢語仍然是近似的,例如跟普通話,目前在南方方言中粵語為公認最近似普通話的漢語方言。其跟普通話的近似或相同可達60%或以上。

保留較多更古漢語底層成分編輯

古代南遷到嶺南地區的華夏族與南越族土著長期雜居,彼此間語言、文化、習俗等各方面不自覺地相互滲透。粵語本身是由古華夏語和古南越語的混合語發展而來,因此它同時具有古華夏語股南越語的底層特徵。現代粵語中仍然含有不少古南越語的底層成分,多表現在辭彙方面,在語法上也有一些遺存。現代粵語跟現代壯語僅在某些字詞上接近,而該類字詞本為漢族固有詞彙,影響壯語形成,而在系統上、語法上以及其他大量的詞彙卻顯然出極大的不同。

而所通之詞彙,如表示“這”的ni,可考的是苗瑤語族等亦同,而該字可考的是漢語原字為爾,爾今屬日母,而日母古歸泥母,故爾本作ni,並且本身有此的意思,是故原來漢語的字詞就有相類發音。

另古越族為夏禹後裔,本屬華夏支系,漢朝時期的定義的漢族本已包括越族,故壯語本不存在。

吸收了較多的外來詞編輯

粵語外來詞主要來自英語港英時期,香港粵語中吸收外來詞特別多,影響著廣東境內的粵語區。這些外來詞很多是漢語北方話沒有吸收的,如「士多」(store),北方話中說「商店」;有的是北方話吸收了但譯法不同,如北方話中的「-{沙拉}-」在粵語中譯為有入聲的「-{沙律}-」;不少外國人名在粵語中的譯法,亦與北方话存在很大差別,如第四十三任美國總統George Walker Bush在北方話中翻譯成「-{布什}-」,台灣譯作「-{布希}-」,粵語則把他翻譯成圓唇的「-{布殊}-」。這些中文名,必須用當地語言發音,才與英語原音接近。

相較而言,普通話翻譯容易將英語中的輕輔音加重濁化,如 Beckham 翻譯為「貝克漢姆」加重了ck和m,而粵語則譯作「碧咸」(IPA [pʰek ham]),運用了粵語的 [-k] 及 [-m] 韻尾,跟英語原音更為相似。因為普通沒有 [-p] [-t] [-k][-m] 而粵語則容易將輕輔音淡化,如lift(升降機,電梯)有時寫作「車立」,讀音將 ft 淡化為一入聲尾音(s等音加重,為例外)。

1980年代開始,不少粵語外來詞,隨著香港、珠三角等粵語區與內地交流更加頻繁,漸漸進入了北方話,例如「-{巴士}-」(bus)、「貼士」(tips)等等。有時,這些詞被北方話吸收的時候發生失真,如粵語「搭的」(「搭的士」的簡稱)被北方話當作「打的」吸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北方話無法模仿粵語的 [-m] 韻尾,比如「掂」[tim]。

然而,曾幾何時粵語從北方官話借來一些用語。比如粵語表示憤怒之時,有個口語語匯 call-now-yeah,其實是來自北方官話的「可怒也」(普通話)。這是明代清代北方戲曲文化強勢帶入粵語當中。只是到了80年代香港的粵語電視劇及粵語流行曲風行華人圈,粵語詞匯才反向輸入其他方言。

香港粵語口語中還經常直接使用英文單詞,比如,「文件夾」通常用file(讀若「fai-lo」,有文具店會寫成「快勞」);男警員或男老師稱作「阿sir」(女警叫「Madam」、女老師叫「Miss」),工作加班稱為「開OT」(源自英語 Overtime)等等。雖然不少英文發音會音譯成漢字,但香港人不時會直接以英文字表達字詞,如「感覺」用feel代替,也沒有相關漢字表述該讀音。值得注意是,由於粵語沒有[-l]這個韻尾,feel往往會讀成few,失去L尾聲,fax讀成模板:IPA加重尾音。這種中英夾雜的地道用法在香港十分流行,而且在廣東省粵語區中也在逐漸增多。

此外,踏入了二十一世紀,一些新的用語也開始在香港出現,例如「潮」,「喪」,「迆 (hea,無所事事)」等,這些用語主要流行於青年人之間。

擁有大量與北方漢語不同的固有辭彙編輯

粵語在變化發展過程中也不斷出現許許多多與北方漢語不同的辭彙,這些辭彙有的沿用至今,成為粵語的另一特色。日常用語中粵語不同于北方漢語的詞彙可多達50%以上,而這類詞彙實際上多是其現代北方漢語的早期形式。詳見有關條目。

聲調系統較複雜編輯

粵語有相當複雜的聲調系統。在粵語中相當完整地保留了古漢語的入聲,而且還由陰入、陽入分化出中入。標準粵語有九個聲調,分別為: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中入、陽入。關於粵語的發音和拼寫,詳見粵語羅馬化方案(粵語拼音或粵語羅馬字)、粵語發音

例子編輯
調號 1 2 3 4 5 6 7 8 9
聲調 陰平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陰入 中入 陽入
例字

粵語的書寫系統編輯

現代粵語在正式場合裡普遍採用二十世紀初興起的現代漢語白話文書寫系統,其語法、詞彙跟普通話書面語大致相同。這種白話文的語法、詞彙和用語與粵語有較大的差別,不過人們似乎已經基本上習慣了這種差異,不覺有大的不便。但當人們用粵語讀這種白話文的時候,一般是不會完全按照字面來讀的。朗讀者會習慣上根據粵語語法、詞彙及用語調整字面文句,用粵語複述出來。

大眾媒體為貼近民眾,不時會加入大量粵語固有詞彙。部分雜誌會採用另外一套自己的粵語白話文書寫系統,大量按照粵語語法及用語書寫,不懂粵語的中文使用者是難以理解這種粵語白話文的。報紙則會採取折衷方法,主要行文都是以普通話白話文書寫,但在對話和引言中,會使用粵語白話文書寫廣東話對白,令文章更為生動,並避免在翻譯成漢語白話文時出現失真。

因粵語白話文書寫會用到大量粵語獨有的粵字,在大五碼系統(由台灣公司建立的繁文系統)的電腦中沒有收錄這些字,書寫粵語尤為不便。香港政府早年曾推出一個香港增補字符集,收錄了擴增粵字約5000字左右),如「啲」、「嘅」、「攞」、「揸」、「嘢」、「冚」等等。在最新一版的增補字元集中,進一步收錄了一些所謂的「粗口字」。此做法備受質疑,因為粗口乃社會的一般禁忌,在社會道德層面,始終「粗口」不被普遍認同。香港政府方面則表示收錄「粗口字」乃方便警方錄取口供時使用。姑勿論誰對誰錯,藉著這套增補字元集,大部分粵語口語都可以被書寫出來。

由於並非所有電腦都裝有廣東字增補字集,粵語使用者在網上討論區等非正式場合,在沒辦法打出粵字的時候,會折中地以英文的「o」代替口字旁,寫成「o的」、「o既」、「o野」來代替「啲」、「嘅」、「嘢」這類粵字;有時也用更簡單的辦法,如用英文字母「D」代替發音相同的「啲」字,英文字母「ge」代替發音相同的「嘅」字。

粵語的方言編輯

主條目:粵語方言

粵語的方言大體分成粵海方言片、莞寶方言片、羅廣方言片、四邑方言片、高陽方言片、桂南方言片、吳川話、疍家話,當中粵海方言片、莞寶方言片及桂南方言片可再分為廣州方言、南番順方言、中山方言,香港標準粵語(粵海方言片);東莞話,寶安粵方言(莞寶方言片);邕潯粵語、梧州粵語、勾漏粵語,欽廉粵語(桂南方言片)。此外惠州本地話、龍門本地話、儋州話及桂南平話是否屬於粵語方言仍未有定論。

影響編輯

而在海外,由于移民有相当比例来自粵語區,亦使粵語成為大多數海外華人社區的最流行語言之一。

在香港及澳門,從市民日常交流,到學校教育、工商行業,到政府辦公、立法會選舉;到科學研究、新聞傳媒、大眾娛樂,粵語都佔絕對優勢地位(除粵語之外,英語亦較為流行)。在漢語語族裏,除普通話外,粵語是比較成功發展為全功能語言的語種。同時香港大眾媒體及娛樂事業的繁榮使粵語具有非常強的影響力。

通行地域編輯

粵方言通行於廣東、廣西境內 ,以廣州話為中心。通行地區大致如下:

廣東省境內純粹屬粵方言或以粵方言為主的縣市有47個,佔全省面積的1/3以上,即廣州佛山、肇慶、江門、深圳、茂名、中山、珠海、南海、番禺、東莞、順德、龍門、佛岡、增城、從化、花縣、清遠、連縣、陽山、連山、懷集、廣寧、四會、三水、高要、雲浮、高明、新興、鶴山、封開、郁南、德慶、羅定、陽春、陽江、信宜、高州、化州、吳川、台山、開平、新會、恩平、斗門、香港、澳門。此外,惠州、韶關、湛江、海豐、博羅、惠陽、惠東、仁化、樂昌、英德、寶安、電白、遂溪、海康、徐聞、廉江等16個縣市也有部分地區講粵方言。

廣西壯族自治區通行粵方言的縣市有24個,即南寧、橫縣、貴港、桂平、平南、藤縣、梧州、玉林、北流、容縣、博白、陸川、防城、欽州、合浦、浦北、靈山、北海、蒼梧、岑溪、昭平、蒙山、賀州、鐘山。此外,

海外華僑及華裔中以粵方言為母語的也很多,他們主要分佈在東南亞、南北美洲、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美洲華僑和華裔幾乎百分之90%以上的祖籍都是粵方言區。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語言學家一般認為,若兩種話語間不能直接通話,則這兩種話語可定義為兩種不同的語言;若兩者間有或大或小的差別,但可以直接通話,則兩者可定義為同一種語言的兩種不同方言。根據這一分類標準,粵語跟普通話是完全無法通話的,應分別歸類為兩種不同的語言。不過,一般認為,這並非語言分類的唯一標準,如挪威語瑞典語丹麥語雖然可以通話,卻列為三個不同的語言。并且粤语也与汉语其他方言同具有书写文字和使用族群的高度统一性,这也与西方语言存在很大的差异。語言歸類問題上難免出現政治、文化上的考量,因此中國語言學家大多將粵語歸類為漢語的一種方言;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如果嚴格以通話為標準,中國就要多出許多種語言。總體來說,隨著粵語的標準化,其真正獨立成一門語言的可能性也在不斷增加。
  2. 引用錯誤 無效<ref>標籤;未為name屬性為tunggai的引用提供文字; $2

外部連結編輯

模板:InterWiki

模板:汉语模板:Link FA

am:ጓንግዶንግኛ bg:Кантонски език bn:ক্যান্টনীয় উপভাষা br:Kantoneg de:Kantonesische Spracheeo:Kantona lingvo es:Idioma cantonés fa:کانتونی fi:Kantoninkiina fr:Cantonais gl:Lingua cantonesa hi:कैंटोनी भाषा id:Bahasa Kantonis is:Kantonska it:Lingua cantonese ja:広東語 ko:광둥어 ms:Bahasa Kantonis nl:Kantonees no:Kantonesisk pl:Język kantoński pt:Cantonês ro:Limba cantoneză ru:Кантонский диалект simple:Cantonese sv:Kantonesiska th:ภาษาจีนกวางตุ้ง vi:Tiếng Quảng Đông wuu:粤语 zh-classical:粵語 zh-min-nan:Kńg-tang-oē zh-yue:粵語

Smallwikipedialogo.png 這頁使用維基百科的內容。原文章在粤语。作者列表可見它的變更歷史。維基百科的內容和香港民風大典一樣以GNU 自由文檔許可證發佈。歡迎把這文章修改成和在維基百科原內容完全不同的內容。當修改達一定大幅程度後可以移走這模板。

更多Wikia社區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