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a

香港民風大典

粵語方言

3,204個條目
在本站
增加新頁面
討論頁0 分享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粵語内部可以划分出若干种方言,目前通常將粵語分成下列各方言片:

粵海方言片(Standard Cantonese)編輯

粤语粵海片,即为通常指的广府话。粤语的标准音——广州话即属于粤海片。粤海片内部差异不大,彼此一般能较流畅的通话。包括广州话、香港粤语、韶关白话湛江白话。香港话和广州话极接近,而湛江白话与广州话相比则有一定的变化。

廣州方言編輯

廣州方言又稱「廣州話」,為粵語的典型代表,但廣府話本身亦不斷地變化發展。1949年前的廣州話用詞比較古雅,受北方話的影響也較少。但在最近的數十年,在中國大陸的「推廣普通話」運動的影響下,近20年來廣州人的北方話水平在大大提高的同時,許多地道的廣州話詞語在日常使用中消失。例如今天的廣州人已經很少像20年前那樣,用「金魚黃」來形容「橙色」;甚至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廣州話廣播詞也生硬地用粵語來讀出北方話的詞語——例如會使用:「站」而非粵語的「企」。也產生了一些如「落班」、「落課」等粵語與北方話的混合詞。

南番順方言編輯

因爲今天的廣州、番禺南海無論從地理還是歷史上看來都聯結得非常緊密——廣州、番禺、南海三個地名在歷史上甚至代表的都是同一個地方,所以今天廣州、番禺和南海的方言比較接近,但順德有不少字的發音跟其他地方不同,例如:「凹」不讀[lɐp]而讀[niːp];「吃飯」不叫「食飯」而叫「吔[jɑːk]飯」。

中山方言編輯

石岐話主要流行於廣東中山市的石岐區以南地区,與廣州話相近,但又不盡相同。對一些事物的名稱或一般用語的叫法與廣州話相比有其獨特的一面。中山石岐人完全懂得聽和講廣州話,但廣州人或香港人難以完全聽得懂石岐話。如廣州話「瞓覺」(睡覺之意),「瞓覺」一說石岐話也用,不過一般稱作「寐覺」(寐此处音「眯」[mī])。石岐话形容一个人懒惰有习语「吃寐屙坐」。廣州話「頭先」(剛剛之意),石岐話也用,不過多稱作「近先」(音「紧思」[gɒn si])、「啱先」。另外石岐話在口音方面與廣州話也有些不同。

在1970年代末以后,因为大众传媒发达而导致石岐话不断向广州话靠拢,许多旧有的发音与词汇用法都逐渐减少以至消亡。例如上述之「寐觉」使用频率越来越低,逐渐被「瞓覺」所取代。「下间」(厨房)、「银钱」(元的俗称,「两个银钱」即是两元)这些老式石岐话新一代中山人已经很少使用。

香港标准粤语編輯

香港标准粤语是指香港官方、媒体,以及香港市区使用的粤语,与广州话极为接近 (用词有所不同)。香港新界的本地粤语以莞宝片围头话为主。

1949年前的香港,由於粤、客混居,所以香港方言帶有很濃的粤客混杂的口音(即香港客家话和香港广府话在音调和词汇相互影响)。

1949年後,香港方言開始出現大量懶音,當中以鼻音消失 (即n/l不分) 及w拗音的消失最為顯著。新一代年青人普遍把「你」[nei]和「我」[ŋɔ] 唸成 [lei]和 [ɔ] 。把「國」[gwɔk] 誤讀成「角」[gɔk],「過」[gwɔ] 讀成「個」[gɔ] 。這現象似乎與大量外地移民有關,對他們而言, n/l 的發音差異不大,在大部分情況下混淆兩者亦不會帶來嚴重的溝通障礙,於是他們來港學習這種新方言時,往往捨難取易,淡化一些難以分辨的發音之差異。這亦所謂「移民理論」,這種現象在台式國語、美式英語的演化過程中,亦曾出現。

不過,1980年代之前的大眾媒體依然盡力避免在電台電視節目上出現懶音,直到今天,部分香港文語言學家亦對懶音屢加抨擊,並提出「正音」活動,但懶音似乎已經為香港粵語的特色,在大多數大眾媒體、歌手-{表}-演中,懶音更屢屢出現在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一輩口中。但總體上,香港方言與廣州方言仍然非常接近。

英語在香港比較普及,加上從前香港通常比內地較先接觸外來的新事物,過去不諳英語的低下階層會用廣州話拼讀日常的英語詞彙,所以香港粵語的英語外來詞十分普遍。例如:「地盤管工」叫「科文」(foreman)、「煞車」叫「逼力」(brake)、「軸承」叫「啤令」(bearing)、「草莓」叫「-{士多啤梨}-」(strawberry)等等。不少老人家仍把「郵票」稱作「士擔」(stamp)、「保險」叫「燕梳」(insurance)等。另外,香港人對男士稱謂作「阿Sir」、女性稱「Miss」。這些地道的用語可能會使外地粤語使用者不知所-{云}-。

有種觀點認爲,以現在香港流行的“懶音”作爲香港标准粤语与廣州話之區別標準較爲合理。 以有無使用“英文之廣州話拼讀”來區分香港标准粤语与廣州話,若廣州叫“地盤管工”,香港叫“科文”,而佛山譯成“課文”,就會存在一個佛山標準粵語。這種划分方法從語言的角度上看是不成立的,因其發音完全相同的且用詞幷不排斥。

莞宝方言片編輯

莞宝片包括东莞粤方言和宝安粤方言 (深圳本地粤语,市区通广州话) ,前者以莞城话为标准,后者以围头话为标准。有人把莞宝片合并到粤海片裡。但事实上,莞宝片和粤宝片之间通话有较大的困难(例如:在電影《我愛扭紋柴》裡有不少圍頭話對白,不少在市區生活的香港人都聽不明白這些對白),将莞宝片独立出来比较科学一些。

东莞话編輯

东莞粤方言包括东莞话和疍话。后者不属于莞宝片。东莞话以莞城话为标准。莞城话与广州话差别很大。未受過訓練的廣州人很難聽得懂莞城話,很少接触广州音的莞城老人也很难与广州人通话。

宝安粤方言編輯

宝安粤方言又称围头话,因為這種語言普遍用於這個區內的圍村裡。深圳宝安区福永、松岗、沙井,龙岗区平湖,南山区南头部分地区,香港新界都使用这种方言。

还有深圳市区内有几十条自然村也是说围头话,例如,水围,上沙,下沙,沙尾,沙嘴,石厦,梅林,皇岗,新洲,福田,岗厦,上步,赤尾等等,全部和新界说的围头话是一样的。

羅廣方言片編輯

羅廣方言片分佈於肇庆四會羅定廣寧懷集封開德慶郁南陽山連州連山等縣市。以肇庆话为代表。

羅廣方言片虽然所有语音、词汇都在跟广州方言片靠拢,但在语调上依然保留早期古语的特色。如阴平调的高降调与高平调有明显差别,阴入调須重读(調值與普通話第四聲相近)。幾乎無粵海方言片中所盛行的懒音,如所有非[i]元音开头的字,均冠以声母 [ŋ] ,珂 [ŋɔ1] ,矮 [ŋɐi2] ,亚 [ŋa3] ,爱 [ŋɔi3] ,恶 [ŋɔk3] ; [n] , [l] 音分明。

四邑方言片編輯

主條目:四邑方言

四邑方言是指新會恩平開平台山等地的方言,當中以台山話為代表。珠海有一半人講四邑方言(特別是斗門一帶),而其他地區則使用香山片粵語,但兩者現時已慢慢融合,是四邑方言中最接近廣州方言的一種。

四邑话是粤语系统中跟广州话差异最大的一种次方言,根据语言学家的研究,在四百年前,部分福建人从福建莆田经海路迁入四邑地区,与当地的广府人和少数南越人的后裔,以及其后移入四邑的少数客家人融合形成了独特的四邑话,也就是说,四邑话是以粤语为主体,并受到客家话闽语影响和融合的一种独特语言。这从四邑话的发音和词汇可以得到佐证。

由于语音差距太大,一般广府人难以听懂,因此过去香港的四邑人一直保持与广府人不同的族群认同。四邑人于香港开埠初期即已到来香港市区工作,于族群内保持高度的团结,因此其语言得以保留。与其他族群一样,说四邑话的家族于1970年代开始因族群观念转淡而改说广东话。

高陽方言片編輯

高陽方言主要分佈於陽江雷州半島一帶。

桂南方言片 (Cancerese)編輯

主要分佈桂東南。以桂東北的賀縣至桂南的南寧市憑祥市為分界線。線的東南主要說粵語,幾乎占廣西總面積的三分之一;線的西北主要說官話。廣西粵語與廣州話相近,互能聽懂。但也有早期一部分廣東話區的居民遷入少數民族地區雜居,吸收了少數民族語言成份,形成如勾漏粵語等與廣州話相異較大的土語。主要包括邕潯粵語,梧州粵語,勾漏粵語以及欽廉粵語。分類如下:

邕潯粵語(南寧話)編輯

邕潯粵語與梧州粵語和广州话都比較接近。主要流行於邕州、潯州(桂平市的古称)兩岸交通便利的城鎮,如南寧市及邕寧縣、崇左縣、寧明縣、橫縣桂平市、平南縣等縣城以及柳州市部分地區。以南寧市為代表點。但是由于自八十年代后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加上南宁市政府的语言文化政策是削弱地方方言改而推广普通话,南宁市区内南宁话的使用人口大幅度下降,南宁话使用人口锐减到不足三成。邕浔粤语的代表性口音实际上已迁移到古称“浔州”的桂平市。现在也有相当多人忧虑南宁话事实上已经变成死语。

在1996,97年间开始,由于南宁市政府激进的语言文化政策和推广普通话政策,(取消南宁市内所有从电视节目到的士电台的粤语媒体,甚至取消了公共交通工具的粤语广播。并且在公共场合,学校等地方公开劝禁市民使用粤语)南宁粤语迅速式微。由于南宁的发展区内及国内各地人口在南宁流动日益频繁普遍在南宁市区内,政府机关、学校、医院等公共事业单位、机构因沟通的需要日益以普通话做为工作语言,但相当多数的南宁人包括20岁以下的年轻人之间的交流仍以白话为主。

2006年12月,有部分以南宁粤语为母语的南宁居民在南宁时空网发起“母语复兴呼吁”。倡议所有母语为南宁粤语的南宁市居民尽力保护并传承自己的母语文化。并且含蓄的批评了南宁市政府的极端的推广普通话政策。但是,效果如何尚不得知。

从2004年左右,南宁市陆续恢复了一些粤语媒体。比如南宁电视台重新开播了以广州音粤语为播音语言的《老友新闻》,广西电视台也开播了《粤语剧场》,转播TVB电视连续剧。但是,曾经以南宁粤语开播的南宁电视台,在取消粤语开播之后,至今没有恢复任何粤语频道。

总的来说,南宁粤语属于典型的“濒危语言”,因为尽管南宁粤语在南宁市区据估计仍然有约25~30万使用者。

和南宁粤语的状况相似,存在于南宁市区江南的平话,也同样濒危。

与其他方言濒危的城市不同,南宁市政府至今没有任何官方的挽救承诺和实际措施。相反,南宁市官方通常将南宁市定位为一个“推广普通话先进城市”。在任何公众场合都尽力避免任何方言的出现(包括市区粤语和江南平话)。《雪狼湖》在南宁上演时,仅仅上演国语版本。

梧州粵語(梧州話)編輯

梧州粵語與廣州話很接近。主要分佈在梧州市,平南縣大安、丹竹、武林3鎮,蒼梧縣城,賀縣縣城及附近。內部差異很小。以梧州話作代表,語音系統聲母21個,韻母46個。

勾漏粵語(玉林話)編輯

勾漏粵語主要分佈在玉林及梧州兩地區13個縣市(除平南縣、桂平縣城外)。音系複雜,聲調有10個。有粵語的其他方言中罕見的b、d濁聲母。許多字的韻尾失落,如「兩」讀為[lar]。以及辭彙也很有特點。與廣州話差別較大,操語雙方對話溝通交流比较困難。

欽廉粵語(欽廉話)編輯

欽廉粵語與邕潯粵語基本相同,內部差異小。主要分佈欽州市、合浦縣(舊稱廉州)、浦北縣、防城縣、靈山縣及北海市

吳川話編輯

吳川話分佈於廣東省吳川市湛江市

疍家話編輯

疍家的定义在学术界有争议,一说是沿海地区渔民的自称,一说是「水上廣東人」的自稱。疍家話又名水上广东話,普遍通行於兩廣的水上人家;但是浙江,福建沿海也有少数渔民自称“疍家”,不过所操语言跟两广疍民差别甚大。疍家话跟广州话可以互通,但口音明显。学术界对疍家话的系属曾经有过一些争议,一说认为疍家话屬於粤语,另一说认为疍家话自成体系。

有争议的方言片編輯

惠州本地话編輯

惠州本地话兼有粤语和客家话的诸多特点,归属尚有争议。有人主张将它划入客家话东江本地片,也有人主张将它归为粤语惠州片(或东江片)。

龙门本地话編輯

龙门本地话惠州本地话的一种,一般被归为粤语方言。也有归类为客家方言东江片的。事实上。龙门话兼有两者特点,可以视为粤语和客家方言互相渗透的产物。

儋州话編輯

有学者认为儋州话也属于粤语方言。

桂南平话編輯

广西南部平话传统上划入粤语方言,近年来有人试图尝试将桂南平话独立出粤语,但相对于跟其他粤语方言的诸多共同点来说,少数的几点相异之处难以作为桂南平话独立的证据。

參見編輯

Smallwikipedialogo.png 這頁使用維基百科的內容。原文章在粵語方言。作者列表可見它的變更歷史。維基百科的內容和香港民風大典一樣以GNU 自由文檔許可證發佈。歡迎把這文章修改成和在維基百科原內容完全不同的內容。當修改達一定大幅程度後可以移走這模板。

更多Wikia社區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