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a

香港民風大典

香港人權

討論頁0
3,171條目存在於本站

模板:Cleanup 模板:POV 由於香港是國際級的城市,所以外界非常關注香港人權。現時最關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否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用一國兩制的方式管制香港。

2007年5月,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發表《香港九七之後五十年不變?自由?人權?法治?》報告,在香港主權移交十年後在自由人權法治方面共計有 175 項爭議事件[1][2]

香港人權法例 編輯

香港市民的人權主要受《香港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兩方面保障。當中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主要以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所監管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為藍本。而公約是根據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之內有關公民權利政治權利的部份所製訂。英國於1976年簽訂公約,香港亦同時適用,但由於國際公約必須經過本地化才能適用於本土,因此要直到1991年6月,香港立法局通過《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簡稱《人權法》)後,才正式適用於香港。當時《人權法》具有凌駕性地位:任何香港法例與《人權法》牴觸,就必須修改。

香港主權移交後,《香港基本法》(簡稱《基本法》)適用於香港,當中保障人權的條文大多寫在〈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中。另一方面,基本法第39條訂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繼續有效。可是,中共當局認為《人權法》與《基本法》有牴觸的地方,所以作出刪改,包括取消其凌駕性地位,而此舉被視為香港人權的倒退,引起不少爭議。

言論自由 編輯

2002年國際特赦組織指責當時的董建華政權利用350名警員及香港入境處官員在中環遮打花園對待200名示威者。這批示威者對5114名中國大陸移民在尋求永久居留權一案被終審法院判為敗訴一事感到不滿,根據判決,這批移民中有大部分人得要遣回原居地。

同年8月12日,法輪功學員在香港的政府總部外進行和平示威,但他們被香港警察強行及暴力地移走。所有示威者都被政府以違反公安條例提出告訴。但示威者們都強烈反對政府的起訴。到2005年5月5日,基於香港基本法第27條,他們向終審法院上訴得直。

有說香港警察因受當局控制,因此要強烈對付示威者,以盡量保持不被政府非難。亦有說警察鎮壓示威者是出於當局的最高控制,含有政治動機。其中一個例子就是2005年的世貿會議期間警察與示威者間爆發衝突,當時的警察首長李明逵自稱以果斷方式鎮壓示威者,遭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批評為香港之恥。

警法統治 編輯

可確認及引用的證據編輯

在2005年上半年,投訴警察科自19985名被捕者當中得到202宗有關警察在監禁犯人時使用暴力與117宗有關在犯人不被監禁時遭警察使用暴力的個案。[3]部分投訴人指警察在盤問他們的時候使用殘忍方式要求投訴人逼供,縱使大部分投訴人都指警員在盤問時玩忽職守或態度不佳。[4]

2005年美國國務院的國際人權報告表明法律禁止警察以違反人權的方式對待犯人,政府亦要防止這些事情發生。[5]

同時香港的司法機關亦對一些違反人權的警員以輕溫和方式處理,例如檢察官會以刑罰較輕的侵害人身罪代替刑罰較重的傷人罪來檢控這些警員。

香港警方的問責編輯

英國等民主國家不同的是,香港警察是由公務員所統領。公眾沒法影響警務政策,實際上,警務政策連立法機關也無權過問。

投訴警察的工作是由香港警察轄下的投訴警察科負責。而投訴警方獨立監察委員會(警監會)只會檢討投訴警察科所處理的個案。[6]

但有人認為,投訴警察科十分偏幫警方,而且處事十分輕率。然而警監會卻在官方任命下只能獨立地檢討投訴警察個案,故此,警監會經常被人指稱為橡皮圖章。它是沒有調查能力,投訴警察科亦不會聽從警監會的指示。故此,警監會很少干涉投訴警察科的工作。

有部分非政府組織政黨要求進行改革,但香港當局卻充耳不聞。這些呼聲遭警察工會的強烈反對,警察工會視公民自由與人權為警察權力的剝削。

身份證 編輯

經過1967年的左派工人暴動,殖民地政府賦予警察不論何時何地何故對「任何有理由相信他會進行違法行為的人」進行搜查的權力。

這個權力一般被視為具爭議性,因為所謂的進行違法行為的理由是出於警察主觀的想法。只要他是青少年、染髮的、身穿奇裝異服的、看上去不像本地人的又或者少數民族,都不時遭到警察的盤查。警察在盤查他們的時候經常故意刁難。

然而,據朗文出版社的香港檢控程序一書(ISBN 962-00-4013-9),警察只要有辦法證明疑人會進行違法行為方可進行盤查。同時在該書第23頁表明:

根據警察通例54條,警察只獲賦予向疑人查驗身分證、進行合理期間的拘禁及錄取口供與及搜查的權力。部分權力則受到該條文限制。[7]

檔案:Police dictatorship in hk.jpg

政治部 編輯

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在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被解散,它是負責對親中分子進行秘密監視及監聽。

基本法第23條的爭議 編輯

基本法二十三條有爭議的內容之一是賦予香港警察有更大的權力。根據國家機密條例, 一個警官或總警司(CSP)以上級別的警察 授權在特定情況沒有任何許可下在事主家中搜索(See [7] Pp. 9-10)為了減輕民間反對的力量,香港政府對條例作出第三次修訂,已不再授與香港警局這樣作(See [8] Pp. 12-13) 。

這個修訂案導致在2003年7月1日超過50萬名市民上街遊行反對該項法例。在市民的反對下,法列被迫擱置,當中包括了不少的原因,不止是限制香港警察的權力。

網絡言論自由 編輯

在香港,警方有權監控市民在網上自由。警方亦表明,現實世界所有法律均適用於網上世界。2007年,警方商業罪案組在uwants討論區網站發現有人以超連結方式貼上色情圖片,遂立即以發布不雅物品罪名向有關人士進行拘捕,有關人士更被處以入獄刑罰。

最近,一名叫阿藹的網民在香港獨立媒體貼上一幅藝術照片,被影視處要求把圖片送往淫褻物品審裁處作審查,否則會處以罰款甚至入獄刑罰。[8]

注釋 編輯

  1. 香港九七之後五十年不變?自由?人權?法治?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2007年5月
  2. 港澳情勢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3. 参:[1]
  4. 参:[2]
  5. 参:[3]
  6. 参:Chapter 26, Complains Against Police and Internal Investigations, Police General Orders [4]
  7. 参:Cap 232 s 54 Police Force Ordinance(PFO)[5]
  8. 香港獨立媒體:違反日常經驗的官僚/道德審裁 [6]

參考文獻 編輯

  • Amnesty International Press Release Hong Kong: Police must exercise restraint in handling protesters [9] 26 April 2002
  • Judgement Summary, Yeung May-Wan & others v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10] 5 May 2005
  • Legislative Councillor Mr. James TO proposed to scrap the budget of CAPO and IPCC as its lack of credibility and inability to investigate properly on behalf of complainants [11] Legislative Council Official Recording of Proceedings, 28 April 2004, Page 5441 (in the document), p.121 (in the PDF file)
  • Hong Kong Human Rights Monitor: HK People Paying the Price for Government Obstruction of Legal Reforms of Police Powers[12]
  • Press release from Hong Kong Human Right Monitor: Statement on yet another death in police custody[13] 12 August 1999
  • Press release from Hong Kong Human Right Monitor: Light Punishment to Harbour Violent Police Officers?[14] 15 August 1999
  • Press release from Hong Kong Human Right Monitor: Response to the submission of the Implementation Report on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by HKSAR Government[15] (Chinese language version) 1999

外部連結 編輯

Smallwikipedialogo.png 這頁使用維基百科的內容。原文章在香港人權。作者列表可見它的變更歷史。維基百科的內容和香港民風大典一樣以GNU 自由文檔許可證發佈。歡迎把這文章修改成和在維基百科原內容完全不同的內容。當修改達一定大幅程度後可以移走這模板。

Wikia里...

隨機wiki